我和法國糟老頭喝茶

我和法國糟老頭喝茶

  上世紀90年代初的時候,我有一次從廣州搭船到柳州,途中需求三天時刻。輪船的客艙是通鋪,有點像北方的炕,每個艙位之間用一塊兩米多長的木板離隔,使得乘客們都可以交換艙位,自由組合。喜歡玩的乘客湊在一同,互相把艙位間的隔板抽開,就形成了一塊大空間。所以,一幫半生不熟、抑或一混就熟的人聚在一同打撲克、下棋、吹牛侃大山,以此打發旅途的韶光。

  我躺在自個的艙位上看書,鄰鋪是一位高鼻深意圖法國老頭。自上船起,他就對船上的全部不斷搖頭,嘴里不斷地用法語小聲嘟囔,明顯對周邊的環境極不習慣。到了吃飯時刻,他買了一份船上供給的快餐,只吃了兩口就再也吃不下了。他用泡沫飯盒到船上的開水桶接了些開水,剛喝進口,又立刻吐了出來——船上飲用的開水是直接從河中抽取,經過簡單的消毒沉淀后燒開,帶有一股很濃重的泥腥味。

  曾經我每次出差,都會隨身攜帶一只大號的速溶咖啡瓶,出行前盛滿事先泡好的釅茶,旅途中既能提神解乏,又能解決一路上的飲水疑問。看到法國老頭狼狽的樣子,我用咖啡瓶的蓋子倒了一盞茶遞給他。他略帶疑慮地接曩昔,先嘗了嘗,然后一飲而盡,喝完還用字正腔圓的漢語說了聲“謝謝”。我驚訝地問:“你會說中國話?” 本來,他是一位在北京某高校任職的外教,借著假日獨自到廣州旅行,然后又從廣州搭船前往廣西桂平西山,要在船上呆一天一夜的時刻。

  接下來咱們開始攀談,聊中國文化,以及法國的飲食、風土人情等。大咖啡瓶中的茶也成為了咱們溝通的最好道具。茶是很普通的沱茶,味濃且釅,只能倒在蓋子中小口呷飲,加上船艙里的喧鬧環境,毫無精致可言。但是在旅途孤寂中,能覓得一個好談友,心境天然隨之變化了。我倆輪流著喝,你一杯我一杯,盡管僅僅粗茶陋境,那一刻,卻有一種明月松間、石澗流泉的感受。因為釅茶的影響,我倆一直聊到深夜,仍然毫無倦意。談鋒甚健的法國老頭也徹底放開了,徹底沒有了開始的拘束,提到縱情處,他就自個斟一小盞濃茶,喝完以后又繼續眉飛色舞地敘述。他說,年輕時曾經在阿根廷喝過一次馬黛茶,茶泡在一只專用的茶壺里,咱們輪流用吸管吸著喝。因而,他還惡作劇地稱,咱們喝的是中國式馬黛茶。

  一天的時刻很快曩昔,船到桂平以后,法國老頭已經有些舍不得我這個談友,再三約請我陪他同游西山,但因為早有組織,只能作罷。

  喝茶的享受其實并不在于茶的品質,而是要看與誰一同喝。能從喝茶的方式中享受到一點美與和諧,也即是茶道的精華的地方。

Copyright © 2014-2016 www.open52.com 版權所有 蘇ICP備16008813號

久久精品视频在线看15_久久6热视频在线观看 - 男人?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